秦渡资讯>综合 > 英皇有作弊吗_中国古代西域的那些国王们是多大的官?网友们直呼:乡长、村长!

英皇有作弊吗_中国古代西域的那些国王们是多大的官?网友们直呼:乡长、村长!

2020-01-11 11:25:56
阅读:3771

英皇有作弊吗_中国古代西域的那些国王们是多大的官?网友们直呼:乡长、村长!

英皇有作弊吗,中国古代对于投降或者归附中原王朝的少数民族的安置,一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这个事儿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少数民族政策,在当时也是一个让人们争论不休的话题。

今天,学界公认的李世民创立的羁縻府州制度是开创了中国少数民族制度之先河的,即是把归附唐朝的少数民族降户在其原居地设置督府,对其民众实施管理,这些都督府的都督均由突厥本族首领担任,可以世袭,唐朝只派数量极少的驻军。这就是当时的羁縻府州制度,羁縻这两个字是很好理解的,《史记·司马相如传·索隐》解释说:“羁,马络头也;縻,牛靷也”,引申为笼络控制。意思很明显,你曾经是无拘无束的野马,现在,我给你带上笼头缰绳,你得听我的话,服从我的管理。

这种方法在当时被认为是一种非常开明的民族政策,很快就取得了良好成效。当然,这种政策并非只针对北方少数民族,唐朝对西南少数民族同样采用羁縻政策,承认当地土著贵族,封以王侯,纳入朝廷管理,后来的宋、元、明、清几个王朝把这变了一个叫法,称之为土司制度。

羁縻府州有大小,土司也是一样的。唐朝羁縻制度有三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在唐朝军事力量笼罩之下的地区设立的羁縻州、县,其长官由部族首领世袭,内部事务自治,并进行象征性的进贡,但是负有一些责任,如忠於中原政府、不吞并其他羁縻单位和内地州县,以及按照要求提供军队等等,实际上中原政权将其视为领土的一部分,文书用“敕”;

第二种情况是所谓的内属国,如疏勒、南诏、契丹等,一般封为都督或郡王,有著自己的领土范围,但是其首领的政治合法性来自於中原政府的册封,不能自主,中原政权将其视为臣下,文书用“皇帝问”;

第三种情况是所谓的“敌国”和“绝域之国”,如吐蕃、回纥、日本等,虽然可能亦有册封,然多为对现实情况的追认,其首领的统治合法性并不依赖中原政权的册封,中原政权的文书多用“皇帝敬问”。

但是,这种办法绝对不是唐朝人“发明”的,早在汉代,汉朝政府就封少数民族首领为“王”、“侯”、“长”,又用和亲、朝贡、互市等笼络方法。可以看得出来,这种政策的模型在那个时候就有了。

公元前121年(汉武帝元狩二年),汉武帝对匈奴发动河西战役。驻守于河西地区的浑邪王和休屠王因屡败于汉军,匈奴伊稚斜单于欲召他们赴单于庭,两王恐被诛杀,向汉求降。后休屠王反悔,被浑邪王所杀。邪王遂率众四万(号称十万)渡黄河投降,汉朝把他们安置在了陇西、北地、上郡、朔方、云中等五郡以外的地方,这就是历史上的“五属国”。

现在,一些人把容易把“五属国”理解为5个属国其实不是,是只有一个的,大体位于今内蒙古西部以及蒙古国的一些地方。投降汉朝浑邪王则被封为封漯阴侯,邑万户,置漯阴侯国,国都在今山东禹城东。汉代,王的封地级别相当于郡,侯的封地级别则相当于县。王既享地方租税,又享治民权,而侯则只享租税,不享治民权。

汉通西域后,对那里的小国也采取了“自治政策”,当时,人们把这一区域通称为“西域三十六国”,但所谓的“三十六”不过是一个统称的概念,也不见得就是三十六小国,在从汉宣帝任命郑吉为“西域都护”开始,“西域都护”就管辖这“三十六国”了,而在此前,这“三十六国”为五十国,后来各国之间吞并为三十六国的。

这就是说,一个相当于我们今天省级的“西域都护”就管了三十六个国。以三十六国中最小的小宛国为例子《汉书·小宛国传》载:王治圩零城。去长安七千二百一十里。户百五十,口千五十,胜兵二百人。辅国侯,左右都尉各一人。西北至都护治所二千五百五十八里,东与婼羌接,辟南不当道。这个地方在在今且末正南,喀拉米兰河北岸一带,由于其南为可可西里山,所以比较偏僻。居民从事农业生产,为古塞种人,属印欧语系伊朗语族之民族。

50户人,1000人口,200个当兵的,他们的王能相当于一个什么样的级别?让人直呼小村长!

再以很多人都熟知的精绝国为例,《汉书·西域传》:"精绝国,王治精绝城,去长安八千八百二十里,户四百八十,口三千三百六十,胜兵五百人。精绝都尉、左右将,驿长各一个。北至都护治所二千七百二十三里,南至戍庐国四日,行地空,西通扜弥四百六十里。"

不到500户口,3000多人,500个当兵的,他们的王能相当于一个什么样的级别?让人直呼小乡长!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看到汉朝的一些勇士,并不将这些国王们当回事。公元前77年,原楼兰国国王去世,亲匈奴的安归当了新楼兰王。汉昭帝派使臣前往楼兰传达诏令,命安归前来长安朝见,但安归却借故推辞不来。于是,汉朝站出来了一个我们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勇士——傅介子。

到了楼兰后,傅介子假称汉朝要赏赐楼兰,他是带了大量的金银财物来楼兰的。楼兰王贪图汉朝财物,便前来会见傅介子。傅介子与其共坐饮酒,故意将金宝等陈列显示。待大家都喝得差不多时,傅介子又假装神秘兮兮地对楼兰王说:“大汉天子让我秘密报告大王。”

此时的楼兰王眼里只有财宝,把防备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他屏退左右侍从,起身随傅介子进入后帐密谈。结果一进后帐,就被傅介子早就安排好的两名壮士从背后用利刃刺死。傅介子将楼兰王安归的人头割下,用驿马快速送回汉朝,悬于未央宫北门之外。后来,傅介子因为这事儿被封侯了。但干这种事儿的并非他一人,比方说,冯奉世就逼得莎车王自杀,然后把莎车王的首级也送到了长安。

然而,事情绝对不像我们今天想象的这么简单,在看到这些被汉朝的勇士们随意刺杀,这些如同今天村长、乡长级别的西域的“王”们的同时,还应该看到这些“王”们手上的权力是极大的,甚至掌握着生杀的大权。

比方说,1959年考古人员在古精绝国的地盘今新疆尼雅发掘了8座古墓,其中一座里面是一男一女,男的随葬品是弓、刀、箭、匕首等,女的随葬品铜镜、梳子、针以及小布卷。男子的肚子有致命的伤痕,死于刀剑;女的没有伤痕。他们盖着锦缎被安置在了一起。考古学者推测这个男人可能就是精绝国的“王”,估计女人是被勒死的,专门为他殉葬的。

这就意味着当时精绝国的“王”,不仅有着生杀大权,还有着死后让人为其殉葬的待遇。(文/路生)